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文學.聲音﹕浪游人的尷尬

【明報專訊】幾年前很迷胡晴舫,是因為她審度世情的流離眼光。那「城市浪游人」(flaneur)的視角,感性流溢,但又時刻維持冷冽之姿,被城市吸引,但又時常保持距離。你總詫異她在這距離當中,竟能把城市人的欲望、頹靡與孤獨,勾勒得這樣細緻。只是,在二○一六年的香港重讀胡晴舫,你才發覺,原來自己這幾年對城市的觀察,竟已稍稍改變,以致你讀她的文字的時候,開始疑惑起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