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文學.聲音﹕節制着的幽默

【明報專訊】片子中,我確實看到,我看到瘂弦在加拿大溫哥華的家中仔細整理、輕撫着已逝妻子張橋橋娟秀字迹的信,我看到他訴說種種對橋橋的回憶。畫面有一幕讓我熱淚盈眶,他帶着女兒坐在橋橋的墓前草地上,鏡頭晃過墓碑,我看到碑上鑿刻着的不是孤伶伶的一個名字,瘂弦的名字也在其上,死生相伴,摯愛不渝,看他凝視着墓碑,是否想起他寫的〈給橋〉:「常喜歡你這樣子/坐着,散起頭髮,彈一些些的杜步西」,瘂弦的愛情,整個都在橋橋的身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