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明藝

文化

明藝.特輯:白寫一頓,然後晚餐

【明報專訊】八月沉緩地跨過躁熱的監獄,你私藏在口袋裏的剪刀還在流汗。頭顱完整地剪成圓形,潛意識的痛可以用公式pi計算。於是他們翻查歷史資料的時候,頁縫裏撒過謊的段落就不斷流人工沙。都說歷史是騙人的是以你墮海時總刻意把泳褲反着穿(因為單張其實攤開來看有點像泳褲)。所以她就愛上了那個叫喬依斯的戰囚乃至於滾他無罪的牀單?我心想這次真的搞砸了白寫了這都什麼玩意兒。不如從頭再寫吧。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