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旺角黑夜﹕禍根北京種,磚頭為誰飛?

【明報專訊】年初一旺角警民衝突之後,有人主張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調查很必要,因為事件波譎雲詭。但寄望政府獨立調查,乃緣木而求魚。立法會此時責無旁貸。立法機構調查行政機關,甚而審判行政機關首長,本是西方民主革命所奠定的基本價值。雖然建制派佔多數,但由立法會來做,政府要全部掩飾較難。建制派也非鐵板一塊,如果民間聲音很大,自由黨之流不一定堅決反對調查。何况,即使反對,民主派也可將錯就錯,暴露建制派。在選舉年,這是有效支點。即使立法會否決調查,所有直選泛民議員,此時大可接手,自行調查。即使調查效果不足,最後只能提出一系列疑問,仍然有政治效果——民主派利用每一個機會,伸張民主價值,奪回政治主導權。同時,還可要求國際人權委員會調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