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Columns

Life & Style

畫家淋漓 感謝那場大雨

【明報專訊】第一次見到淋漓,是在去年西藏電影節上。她和丈夫淋浪坐在大學的長椅上等身邊的展覽館開門。電影節上展出了他們夫妻二人為西藏與香港畫的一批政治畫。第一眼看她,覺得她像自撒哈拉沙漠回來的東方女子——白皙的臉,瘦削的四肢,一頭黑長髮,鮮紅的嘴,並穿了一件麻質長裙。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