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文化

文學.讀者說﹕牀頭書

【明報專訊】一直以來,很喜歡讀林文月的書,牀頭總有一本。可能是因為她重視記憶的重來、交談之故,也是一種溫度的滲透與漫延,很吸引我。她也好一個「擬」字,「擬」有理性在當中。「擬古」是摹擬古人筆意的煥發,隨筆寫心,〈香港八日草〉是她第一篇的擬古,參照了清少納言的《枕草子》,此篇後來還引發了《擬古》一書;廣泛的擬,也有過擬與一葉的對話,收錄在翻譯作《十三夜》中,實在難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