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文化

文學.台灣聲音﹕枱燈

【明報專訊】林文月先生說自己有論文、創作、翻譯這三種筆。這三種筆的成績不消說,背後長時間孜孜矻矻的付出,在學術界和文藝界都已經有深遠的影響,不懈的毅力尤其教人欽佩和動容。曾經請林先生在書裡題簽留念,我請先生在《午後書房》寫上「因為書,而有光」。這幾個字單純只是書本的讀後感,書中的同名篇章,在結尾說因天色昏暗,本應開亮吊燈,卻反將桌上枱燈關熄,讓薄暮爬進書房。我遂有感而發,能閒適悠哉地窩在自己的書房,不論何時,書都是最明亮的吧。林先生沒有採納我的提議,自行寫了這段話: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