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在大學教植物學﹕豆話豆說:紅豆話相思

【明報專訊】花草本是無辜的,它們無法禁止詩人借題發揮,硬將它們牽連在內;樹木也是無奈的,它們難以阻擋墨客無事生非,強拉它們參與其中。本來逍遙自在的垂柳,一旦落入詩詞歌賦的網羅,只好裝扮出一片愁容,陪着離人相看淚眼、無語凝噎;向來優雅的牡丹,逢年過節,亦得顯示豪氣,讓人家開開心心,互祝富貴。更有可能,個別吟詩作對的名家,從未見過內容所指的植物,又或以訛傳訛、張冠李戴,更因年月久遠,資料不全,要考證文內植物的身分絕對不容易!但這份挑戰,就留給我們處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