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安裕周記:歲末書話 從浦志強到張春橋

【明報專訊】二○一五年疏疏落落讀了些書,有的因為重溫歷史再讀,像Herbert Bix《Hirohito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以及Todd Gitlin《The Whole World is Watching》。前者是細讀西方學界一度屬非主流的裕仁天皇二戰責任,該書刊行十五年後,如今成了犖犖大者的研究重點;後者是從香港佔領運動出發的重溫美國學運及其後轉折。這兩部書當中,後者之前最少讀了兩三遍,時空不同再讀有着如見昔日卻帶有煥然一新的感受。前者讓我憶起吉田實老師,以中日關係研究為一生職志,絕對想不到今天中日兩國變成仇讎極深;回想一字一句翻譯日文版《人民中國》中國女排座談會的那些年,不禁悵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