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健康

下一篇
上一篇

吾生有杏:院長醫生周記(29) 我有一個壞習慣

【明報專訊】現在已是凌晨三時,我還是無心睡眠。自高中時代開始,由於功課繁重,漸漸養成了很晚才睡的習慣。入讀醫學院後,很多同窗稱我為「崇基燈塔」。皆因在深宵時分,漆黑一片的崇基校園中,我還是挑燈夜讀。窗邊的書枱燈便成了黑夜明燈,照着每個夜歸崇基人的身軀。當了醫生後,我這份自小鍛煉而成的「貓頭鷹功夫」卻讓我捱過「On Call 60小時」的艱辛日子。什麼是「On Call 60小時」?當年我在伊利沙伯醫院實習,由於人手短缺,每當拍檔放假,我們便要連續on call 24+24+12小時!從此,我明白到「累得要命」是什麼滋味。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