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電影畫簿:《百日告別》花開花落終有時

【明報專訊】「Zinnia,植物學,百日菊、百日草」《百日告別》以此作結。台灣人「做七」的儀式很美,頭七到百日是幫離開的人祈福,卻彷彿提醒生者,他們真的走了,是時候放手,不能再哭。台灣導演林書宇經歷愛妻離世的百日,將之寫成劇本拍成電影,真實故事改編,兩個人在同一天失去愛人,家人不諒解,縱使親友的關心也無法消磨痛苦,哀傷抓實了心,電影也許提醒人,是時候,走出悲傷,走出那個不知所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