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新紮師兄/我考到保安牌,做咗師兄!(隔周刊出):愈專業 愈苦悶

【明報專訊】是日當夜更,甫一接更,主管便問我會否多做幾天?我口說不知道,心裏想着要看看是否好做才決定。接着主管便與另一位師兄大談在我之前當替更的人。原來,短短十數天,我這個替更位已轉了好幾個人,大部分是因為有別的筍盤所以另謀高就;有一位年事已高的,因為應付不來,做了兩三天便不做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