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讀書:悼亡的佚詩及其他

【明報專訊】若干年前我寫過一文,題為〈聞一多的〈也許〉並非寫女兒立瑛〉,指出聞一多的名詩〈也許─葬歌〉並非聞氏哀悼女兒立瑛夭折之作,儘管副題是「葬歌」。這文發表在關夢南編的《詩潮》月刊第三期(2002年4月)。之所以寫這篇文章,是因為這詩當年是香港中學中國語文科的指定範文,會考是要考的,而好幾種通行且得教育署(當年不叫教育局)核準的教科書,編者無不當是聞氏哀悼女兒立瑛之作,我曾加以表列。更大的問題是,就我所見,先後有過兩次會考試題,考問〈也許─葬歌〉哀悼的對象。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