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名人書櫃

FEATURE

參:玻璃上寫字,銘刻詩意

【明報專訊】席慕蓉在《無怨的青春》詩集中有這樣一首詩:「若你忽然問我/為什麼要寫詩/為什麼/不去做些/別的有用的事/那麼/我也不知道/該怎樣回答/我如金匠/日夜捶擊敲打/只為把痛苦延展成/薄如蟬翼的金飾/不知道這樣努力地/把憂傷的來源轉化成/光澤細柔的詞句/是不是/也有一種/美麗的價值」,「書寫力量」一樣把每一個字當成磚石,他們鋪砌,銘刻,投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