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文化

下一篇
上一篇

留住一份舊情 電車,站站有文學

【明報專訊】還記不記得,《胭脂扣》中袁永定初遇如花的那一晚,他在路旁等電車。不過是等了一會,卻有天地玄黃,已過千年的寂寂之感——「電車沒有來。也許它快要被淘汰了,故敷衍地悵惘地苟活着。人們記得電車悠悠的好處嗎?人們有時間記得嗎?」這麼多年,電車沒有敷衍苟活,依舊站站停靠石塘嘴,但如花,你還回來不回來?回來要趁早了,因為這些年,皇后碼頭沒有了,利東街不見了,同德大押被夤夜拆招牌,百年老樹也倒了……突然間又殺出一個前政府規劃師提出「取消電車論」,鬧得滿城風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