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辣媽CEO﹕無法彌補的傷害

【明報專訊】上周忽收到移民加國廿多年、好一陣子沒有聯絡的老友電話,語氣凝重,說有一重要事相求,未聽已嚇得我半死!原來一切都只因《明報》無遠弗屆,她無意中發現我這個《明報》專欄,我手寫我心不平則鳴熱血熱辣的寫作風格她十分欣賞,故專誠來電,想我為近日無辜被警方拉錯的智障人士發聲討公道!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