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 Ma

小學雞媽媽﹕鬆綁

【明報專訊】很久很久以前,曾經跟朋友展開這樣的討論——地鐵應否立例禁止車廂飲食?記得自己當時是「反方」,認為在地鐵掏出一個包來啃、從水樽裏啜一口水,怎樣也談不上有違公德,重點應該是有沒有弄髒車廂吧。如果真的要畫條界線,要立例的該是後者,弄髒了再罰不遲。至於禁飲禁食,說穿了是方便管理,而我們的城市已經夠多管理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