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醫生從頭寫起﹕25. 再見醫生

第五部﹕渡過寒冬

【明報專訊】2014年3月,我基本上完全回復過往的正常生活。上班、工作會議、分析研究結果、教學、下班等等再度串成我的生活節奏。所謂工作,最重要的組合部分是動腦筋和寫字。也許是年齡的增長影響罷,總是覺得記憶力不及當年,也不敢肯定血管閉塞有否將部分儲存腦袋的意念抹走。思考問題是常規工作,但並不是坐下來便會思潮澎湃。雖然思考需要時間,但有了充足時間又不等於思路暢通。幾個月來因病被迫擱置大部分工作,我再度一步一步的重新部署。這時候我操控電腦已經沒有任何問題,就連用手機打字也相當暢順。雖然工作上需要直接用筆書寫文字的機會不大,但每天我習慣在筆記簿上記錄事項或草擬文章,也回復以往的流暢程度。友人送來新的墨水筆,我用新筆簽名感覺十分順暢。家人最擔心的是我工作壓力過大,身體負荷沉重,再次發生腦靜脈血管栓塞或者任何併發症便不是說笑。這次大病康復過來,或多或少是運氣的幫助罷,假如事情再次發生,幸運之神不一定記得再照顧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