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城記﹕建構的旅行意義

跨國資本流動

【明報專訊】上個月沒有寫水貨客,我以為留待今個月這個題目已經過時,豈料光復屯門後,不僅光復元朗,這星期行政會議更正式通過香港國際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旅遊對城市的影響這個題目,顯然不止永不過時,而且只會愈炒愈烈。水貨客、自由行和旅客帶來的收益和問題,其實就是跨國資本如何影響城市發展的其中一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