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醫生從頭寫起﹕21. 不能逃離華法林

第四部﹕醫院第二、三回

【明報專訊】回到病房後我留意到腦內科醫生在等候我。她向我詢問過去幾天的病情,我向她解釋一遍右小腿如何發生脹痛,痛得怎樣利害,但過去的兩天已經減退不少,只是行動起來還有持續的脹痛。奇怪的是,眼前的N醫生並不太相信是次痛症的成因。她解釋說這不太可能是靜脈閉塞所致罷。她比較兩小腿後更不覺得右邊小腿有任何腫脹現象,反為認為是有點兒水腫,不應該和血管閉塞有任何關連。她知道我剛進行超聲波檢查,於是問及診斷師有任何見解。我如實答道我沒有和診斷師交談,但理解到可能已經出現小腿深層靜脈閉塞,有點難以置信的目光再次投到我的身上。由於N醫生今回是第一次替我斷症,她禮貌地說要重新在病歷上了解我的病况,然後再和我分析。這時候我已經很多小時沒有吃過東西,但肚子並不餓,心裏只希望及早了解病况:腦出血有否嚴重了?如果證實右小腿靜脈閉塞,是否應該重新服用薄血藥,但這樣做會否引起新一輪的出血現象?這次血管閉塞是否和停了薄血藥有關,而三星期前腦出血是否和吃薄血藥有關連?我滿腦子的疑慮足夠我提起精神反覆思考問題。假如血管閉塞的治療確實引起出血現象,而停止薄血藥又會導致新和舊的血管閉塞,那此刻應當怎辦?是自己的身體出現問題還是藥物引發的併發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