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花開富貴﹕春菊頌

【明報專訊】第一次種茼蒿,應該是2010年的冬天,地點是菜園村村口行一分鐘右手邊的一塊地。這塊地,也就是生活館種的第一塊田,種了一年。這一年,與其說是認真學習種植,不如說是開墾一塊丟荒已久的土地,讓自己和當時一起護村的戰友,多個地方聚腳;也給我們多一個理由,在負責收地和逼遷的地政署和地鐵職員人馬疊疊的氣氛中,多花點時間留在村裏,與當時尚未找到新居所的村民在一起,承受那種隨時無家可歸的壓力。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