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周日話題﹕一個現代奴隸主的自白(上)

我搞社會學,做了奴隸主

【明報專訊】Erwiana案最近審結,令公義得到彰顯,也說明了香港的警察、法庭有時也挺管用。事發之後,外傭是「現代奴隸制」一說,成為維權組織和媒體「建構」問題的主要框架。這篇文章,是我作為一個當了18年、6位外傭的港人「現代奴隸主」的自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