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父母保存期﹕同理心

【明報專訊】弟弟愈來愈不喜歡我對着他照相了。如果是近距離,我已經不能像他小時候,媽媽想照多少就照多少了。例如他正在看書,我必須先問他,他說好我才能去拿相機。可是現在連遠距離也不行了,我開始納悶了。例如昨天他在打網球,我剛好手邊有相機,七、八公尺外的距離,也是不行。他沒說一句話,只是惡狠狠地瞪着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