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傘開以後﹕How to be Back﹕參照西班牙政治超新星Podemos

【明報專訊】任何在佔領區長時間留守過的人,都會有這個經驗﹕電話多了幾十個新號碼、WhatsApp入了好多群組、面書上多了幾百個朋友。日對夜對一班出生入死的戰友,成為日後極強的動員網絡。散場以後,可以開出怎樣的花?這些力量將以何種形式更強大地Be Back?一些雨傘運動者想着如何「走進社區」,把能量儲存;同時,政府呼籲青年往外地發展,似乎也想把「多餘的」青年能量送走。說來,北京近日也號召文藝工作者要像文革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想當年,毛澤東無法使紅衛兵復課,便是以學習農村為名,送紅衛兵和在政治鬥爭中失敗的右派離開城市。叫運動過後的理想青年放眼海外,有香港版「上山下鄉」的味道。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