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果欄﹕插眼掩臉真人騷

【明報專訊】前幾天,跟舊同事到酒樓打邊爐,因為遲到,被迫坐在電視機下面。除了《忠奸人》的懸疑音效有點吵耳,其他一切原本安好。直至十點半,鄭裕玲的聲音響起,全場食客突然放下碗筷,一同轉身,將目光投射到我上面——那部電視機,我有點靦腆。幾分鐘後,觀眾們按捺不住,紛紛化身流行文化評論人,互噴口水。「好假!」「好不安!」「好得人驚!」等感想,不約而同地在各檯響起,我大開眼界。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