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新鮮熱辣﹕大成若缺,大巧若拙——讀黃碧雲《微喜重行》

【明報專訊】《微喜重行》—— 如果微喜是重行,黃碧雲便是在重寫。九七大限,書中人物移居海外,冰天雪地中兒女降生,生活的壓迫令小說中的人物面臨精神的困境。這是微喜跟隨關早年移居美國的黯淡日子,而這種情景何其熟悉。黃碧雲寫於九十年代回歸前的小說《失城》展現的亦是同樣漫天風雪的場景。那種困頓猶如西西《浮城誌異》裏面的人物,望着一座地球儀,呆然地找不到安身之處,竟抬頭問可還有另一座地球儀可選。《失城》中的建築師丈夫及其護士妻子面對惶惶不可預知的將來,移居美國,然後又遷往加拿大,卻發覺所有遷移的軌迹不過是「由油鑊跳入火堆,又由火堆跳入油鑊」。近似的情景,卻有了不一樣的前因後果。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