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同場加映﹕所謂強國,如以色列

【明報專訊】他們認為自己有權回歸,幾千年前,祖先住過的地方,所以有權趕走,這幾千年來,一直在那裏生活的人民。上帝揀選的以色列人,自以為優越於敬拜阿拉的阿拉伯人。不同信仰的社區衝突,在聯合國把大部分巴勒斯坦土地,指派給小部分猶太人建國之際,陡然升級,成為一個民族對另一民族的仇恨與壓迫。被納粹大屠殺嚇怕的人,反過來要以納粹手段,嚇倒別人來為自己壯膽,清除心中的餘悸。半世紀有多,以色列一直在霸佔土地、進行種族清洗,要巴勒斯坦永遠在地圖上消失,只留下被視為低等的阿拉伯奴隸,為自命上帝僕人的以色列主子工作。猶太復國主義,要在阿拉伯的真主世界中,建立以軍事血腥支撐的所謂唯一民主國家,而另一所謂民主國家美國又不斷給予軍事資助。這些罔顧他者感受的政客,和已給國家主義洗腦的愚民,應該不是列維納斯,這個反對黑格爾式國家權力,曾受納粹禁錮的哲學家,當初支持猶太人復國的本意。其實猶太復國的想法,也太不徹底,他們本有權回歸,幾萬年前,祖先住過的洞穴,甚或幾億萬年前,祖先還是爬蟲時出沒的土丘,還是魚類時浮沉的大海。這樣的回歸,才不會帶給別人災難。他們汲汲於追求,在世俗建立強大國家,卻不知道自己在天國,早已被驅逐出境,永生永世,再無權回歸天父懷抱。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