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論語‧電影﹕掏空了,再填滿

【明報專訊】25年來的堅持,似乎並沒有絲毫的寸進,香港人每年到這個時候,好像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集會遊行,叫叫口號。可是集會的形式四分之一世紀以來幾乎一成不變,了無新意,內容亦流於表面的宣泄,缺乏反思及新的論述,最為人詬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