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世紀

文.鄧正健

世紀.玻璃大叔:譚仔.藍店.粉麵舖 / 文.鄧正健

【明報文章】多年後,我返回我出生的地區居住,並找回好些依舊營業的老店舖。有一家吃粉麵的店,牆壁和大圓摺桌都沾着陳舊的老白色,我記得母親常帶我和哥去吃,我吃魚蛋河,哥吃牛腩河,那一餐就這樣淡淡濃濃地過去了。魚蛋的那種彈牙跟湯底魚味,仍留在我記憶的深層,不是特別美味,起碼那只是一種粗糙的濃稠,跟我長大後所吃過的人間精緻都不能比擬。可是,童年記憶就是感情用事,直至近日回住舊區,我特意尋回這家「粉麵舖」,還吃得回昔日風味,世界尚算待我不薄。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