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世紀

文.黃念欣

世紀.夕拾朝花:愛晚晴 / 文.黃念欣

【明報文章】朋友說:「台北你不是去過一千次了嗎?還要四日三夜跟旅行團?」種種原因,我還是請了兩天假,在這個秋意漸濃的周末去了一趟。遠因說不清,近因是家母近年記憶有點退步,開始重複問我今天星期幾,或者打電話來問我「現在我打給你的這個電話號碼是什麼?」(這題還真玄妙);但有些事情卻記得牢,例如報旅行團時才看到她有一本全新無用過的特區護照,她就說:「是呀,妳說過會帶我去台灣嘛,半年前我請妳舅父帶我去做的。」好在我還算坐言起行。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