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世紀

文.張婉雯/編輯.林凱敏

世紀.周日短篇:春夏秋冬 / 文.張婉雯/編輯.林凱敏

【明報文章】這株苗被丟出來的那天恰好是立春;大概是搬家的人走得太匆忙,就把它當成雜物——不,就把它當成垃圾般丟掉了。撤退的時候,人們能帶走的只有自己的身體;家俬、日用品、古老的照片、牆壁一樣大的字畫、小時候的玩具……統統被留下。也有貓、狗、烏龜。貓是長毛貓,不消兩天毛便結成餅,伏在垃圾站前,旁邊是一堆發泡膠、廉價家具、一張長滿水漬的牀褥。西施狗躲在貨櫃車車底下,逃避陀地狗群追咬。青花或田園風的花盆裂開了,泥土與植物的根露出來,跳舞蘭、仙人掌、小玫瑰黃金葛,粗賤或嬌嫩的,已經沒有分別。這株苗也是如此;誰也不知道它原本是什麼、從哪裏來、將會怎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