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世紀

文.黃念欣

世紀.夕拾朝花:願言懷人 / 文.黃念欣

【明報文章】重陽之日,我多麼希望去一趟香港仔,到你的墳前,放上一束白菊,默站一會,並嘗試慢慢整理近日的思緒。小思老師在你的青石墓碑前說過,香港山水有幸,埋有中國教育家蔡元培的精魂。一個北大校長,1917上任,內憂外患,前京師大學堂積習極深,你卻提倡「思想自由,兼容並包」,且身體力行為各方奔走,以美育、倫理與民族學與世周旋。你非任期最長,卻最為人記頌。近日大學校園衝突中,有人在牆上以噴漆寫上「蔡元培在恥笑」,我百感交集——百年過去,青年心中居然有你,並引為同路,有點安慰?然而,翻一下十八卷本的《蔡元培全集》,也必然發現,在營救學生以外,你還有太多的公務與犧牲,案牘勞形,實在無暇「恥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