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世紀

文.韓麗珠/編輯.林凱敏

世紀.周日短篇:活埋 / 文.韓麗珠/編輯.林凱敏

【明報文章】布榖鮮少發出叫喊,大部分的時候,牠把身子蜷成球狀,倚着窗子,睜着亮大的眼睛虎視窗外的鳥,防衛室內踱步的狗,或盯着互相追逐的貓。布穀的下腹垂着一個巨大的腫瘤,以致那些前來選購寵物的年輕情侶或夫婦常常指着坐在展示櫥內的布穀問我,牠是不是正在懷孕。我從沒有告訴任何一位顧客,牠在腫瘤內豢養自己受傷的靈魂。大部分的人並不需要真切的交流,只是需要令自己的生活可以更安穩地過下去的信息。店子在那個快要重建的區域開業以來,我遇到許多受傷的動物——斷了一條腿的灰兔子、被車子撞倒的狗、一邊臉受了傷鮮血直冒的貓,或一窩初生的沒有母親的倉鼠。有時候,牠們只是為了躲避日曬或暴雨,瑟縮在店子的簷篷下;有時候,有人把牠們像一份神秘禮物那樣扔在店子門前,也有好幾次,我在晚餐後散步時,遇到身上帶着傷患的飽受驚嚇的動物,牠們一直尾隨我回到店子。我給牠們食物和乾淨的水,讓牠們睡在乾爽的窩,把牠們帶到獸醫那裏,處理牠們流膿的創口、壞死的組織、碎裂的骨骼或身上的跳蚤,只要把牠們糾結成一塊一塊的毛仔細地梳理,傷口在牠們身上便會映照出令人無法忽視的光芒。牠們跟等待出售的動物住在一塊,臉上卻有一種滄桑而疲累的神情。許多推門進來的顧客總是先走到強化玻璃前,對着牠們鬱鬱寡歡的姿態出神良久,才如夢初醒地告訴我,他們想要那頭初生數月,毫無理由地追逐着自己尾巴的幼貓。有些客人問我,那些受過傷的老貓或老狗的價錢,我婉轉地說出,牠們以店子為家,那些神情像流浪動物那樣憂傷的客人聽到這個答案,臉上漾開了一種欣慰的神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