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欲望蜘蛛

馬家輝
下一篇
上一篇

文明與攬炒 / 馬家輝

【明報文章】如昨所述,當香港高官掛在嘴邊的政治修辭是「止」和「制」,失去的,其實是真正關鍵的「修復意志」,所以,任何「止」和「制」,以至於任何所謂「對話」,充其量都只是像吃兩顆Panadol或貼一塊脫苦海或搽幾滴白花油,痛或暫時止住,然而病灶未除,藥不對題,根本無濟於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