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欲望蜘蛛

馬家輝
下一篇
上一篇

他說犯法,便是犯法 / 馬家輝

【明報文章】開學的早上,在九龍塘地鐵站,見到迎面而來的年輕人,無不張惶失措,眼神裡滿是驚恐。不,也有厭棄,也有憤怒,也有莫名的悲傷以及沮喪,或深深的,或淡淡的,或壓抑的,或顯露的。而之於他們,這個出生和成長的城市,這個或許仍是他們必須繼續長居的城市,已跟先前截然有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