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自轉行星

韓麗珠
下一篇
上一篇

孤獨的大多數 / 韓麗珠

【明報文章】執法者說:「大部分的巿民都在和平集會,只有少數人有暴力行為。」最初,他說那是一場騷亂,幾小時後,他說那是一場暴動,幾天後,他說那是一場攙雜了和平的暴動。孤立異見者,讓他們感到恐懼,是執政者常用的手法。一場社會運動的起始,大概源於人們發現彼此正承受着相近的壓迫,因而產生連結。一個人的示威,那人會被抓進精神病院,三個人的示威,可能會被控非法集會,幾萬人的示威,會被分化成多數和少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