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不託飛馳

謝子祺
上一篇

年度批鬥 / 謝子祺

【明報文章】每年六四前後,都會有很多相關報道,這是我們這一代不能磨滅的回憶。但我始終認為,你可以認為這件事很重要,卻不能指摘其他人不一樣,每個人都有權去悼念或不悼念什麼。傳媒有責任保全真相,卻沒有權利去批評不知道的人,特別是在事件後出生的年輕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