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 法政隨筆

湯家驊

娛樂與政治 / 湯家驊

【明報文章】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歡音樂。最近有傳媒再一次訪問我,談起我的嗜好,挑起了一些畢生難忘的往事。可能不少人也聽過我的故事。我一生的轉捩點在於我喜歡音樂;因為我喜歡音樂,我才與法律系的教授談得投契,雖然入學資格不足,但也被他錄取成為港大第一屆法律系學生,從此一帆風順,跳出了社會中最基層的一群。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