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樂婷

七齣好戲

亦醫亦友(下) / 樂婷

【明報文章】上回提到,四年前趁疫情下有口罩遮醜,走了去箍牙。當時壓根沒想到一箍就是四年。我的牙醫很年輕,人亦貼心健談:那年,他擔心箍牙會影響婚照拍攝,為我暫時除下鋼箍;婚後見我大腹便便,趁懷孕初期便早早安排洗牙,更把療程拖長,慢慢微調,怕用力過度,導致牙痛會引發宮縮。看症前,他都會把病人的覆診紀錄認真看過遍,所以不適孕時產後,見到醫生,他都能準確說出嬰兒周數,和我漫談幼嬰不同階段的發展情况。所以每次看完牙醫,我都和丈夫分享牙醫診所的趣聞,他好奇道:「正常人睇牙不都緊閉雙目,嘴巴張開,理應無法交談,你卻可以和牙醫天南地北,難為醫生要應付你這種話癆問題多多的病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