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曾信繁

教育心語

地下讀書會 / 曾信繁

【明報文章】在朋友的社交圈子裏,最近有人提議邀約不同背景的同路人共讀經典,目標是用一年時間讀完一本書。發起人其實沒有明言背後動機,但與會者似乎也認同,在鬱悶的年代裏打發時間,做一些未必會自行完成的事,已是一個充分而純粹的理由。揀選的讀本是鄂蘭(Hannah Arendt, 1906-1975)的《極權主義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原作出版於1951年,全書近500頁,內容橫跨19至20世紀的歷史背景,加上當中繁雜的概念和晦澀的語句,如此閱讀計劃放在當下的香港,恍如一場近乎漫無目的的長跑,後來我們才發現,此書初版書名正是《我們當前的負擔》(The Burden of Our Time)。眾人早已離開大學的青年時期,再難言有宏大的學術追求,但建基於彼此互信的對話交流,既是友誼的累積,也是生活的反思,這些倒是今天不易建立和維繫的一種經驗和關係。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