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陳增濤

食色性也

馬克龍的孤家寡人困境 / 陳增濤

【明報文章】收到我網球教練的短訊,說晚上有他組織的學生聚會,每人帶小吃飲料大家分享,還有悠閒式的網球比賽。我想他最後才想起我這個上私人網球課的學生,因為長住在普羅旺斯小村的居民,不是普通的退休人士就是當地世居的葡萄橄欖農。我第一次參加,不想打網球,主要是想去聊天。話題自然很快講到馬上就到的法國立法選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