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鍾卓言

世紀

世紀.客座隨筆:Interlude——此心安處是吾鄉 / 文‧鍾卓言

【明報文章】自東瀛歸來不久,為着即將在地球彼端展開的一段出走,難得的兩三星期都在風風火火地掠過。卻也在這種被時間推着面對離開與留下的匆忙,乃至客死異鄉的預感之下,才發現自己對家,或鄉,原來有着極深的牽繫。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