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區聞海

明明如月

無聲與空白 / 區聞海

【明報文章】外遊回來,時差固執,每天只能調整些少。到了那一天,與前一天和後一天一樣,午夜還很清醒,可以安靜地感知着一天的最後一刻無縫地溜進下一天的凌晨。就是這樣,它與前一天和後一天成為連體,沒有一天比其他的日子更令人敏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