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韓麗珠

自轉行星

0 / 韓麗珠

【明報文章】看到第18屆(2023年)香港藝術發展獎新秀獎(文學藝術)從缺時,我想到數字「0」。在這個城市,藝術獎由誰奪得,只有很少的人感興趣,而在這些少數之中,又只有更少的人看到得獎名單中,文學藝術範疇的新秀,是空缺的無。奇怪的是,這幾年來,首次出書或再次推出新作的年輕文學作者,紛紛湧現。值得注意的文學作品多不勝數:李昭駿的《遠方的爆炸聲》、王証恒的《南歸貨車》、蘇朗欣的《水葬》(最新作品則有《觀火》)、勞緯洛的《崩末》、沐羽的《煙街》和《痞狗》等,而劉綺華的《失語》則已有英譯在美國出版。在新人輩出的時代,新人獎的從缺,代表了什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