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鄧正健

世紀

世紀.玻璃大叔:李澤厚的頭 / 文‧鄧正健

【明報文章】讀到一則新聞,我以為是在讀科幻小說:旅美中國哲學家李澤厚數年前過世,生前立下遺囑,要把自己的頭顱冷凍,留給後世研究。中國人傳統上視「身首異處」不祥,死後要留全屍,故外界一向對此項遺囑持觀望態度。直至近日才有消息,說家屬早已將他的頭顱存放於美國一冷凍機構裏,遺囑得到「忠實執行」。我驚訝的並不是冷凍頭顱這一件事,而是哲學家生前的想法:李澤厚希望數百年後,能有人研究他的頭顱,以證明他的哲學觀點「積澱說」是正確的。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