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黃念欣

世紀

世紀.夕拾朝花:盆菜的妥協與昇華 / 文.黃念欣

【明報文章】如果聖誕節有所謂「火雞憂鬱」,即一隻吃不完的火雞會在拆禮物日一直變換成火雞沙律、火雞三文治、火雞絲炒飯、火雞粥與火雞骨洋葱湯至元旦;那麼近年愈來愈流行的新年盆菜,大有潛質因為分量太足而要把當中的豬皮、白蘿蔔、炸芋頭、炆豬肉、魚蛋、鯪魚球、蠔豉、冬菇、髮菜、枝竹、燒鴨、燒雞、海蝦分拆着吃到初七而變出「盆菜憂鬱」。盆菜文化的精粹就在於沒有太多文化考慮。再豐盛的盆菜,要各種肥鮮甘味美一爐共冶,同一火候同一食器同一溫度中待上幾小時,那味道就全靠「妥協」兩個字,食家大概要嗤之以鼻的。要不圍村文化源遠流長,盆菜怕早就與火鍋一同被網紅譏為粗糙無文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