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鄧正健

世紀

世紀.玻璃大叔:女兒食物過敏(一) / 文‧鄧正健

【明報文章】一直習慣把那件事叫「敏感」,近年才慢慢改口叫「過敏」。在溫帶島國的食肆裏,我常常聽到侍應問我:「Any allergies?」初時我會答:「Yes!」然後把早預備好的清單拿出來,上面列舉了小女兒過敏的主要食物種類,共二三十項。侍應一看,都會大為緊張,一邊細閱清單,又拿着食肆餐單跟我和妻逐一對照,看看有哪些菜式沒問題。有時看了一輪,侍應滿頭大汗,就借過清單回廚房跟廚師商議,弄來弄去,折騰二三十分鐘,終於敲定了可特製一款食物給小女兒了。有一次是一碗清淡的湯麵,小女兒吃了兩口,就說不吃了,我拿來一嘗,果然,非常難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