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鄭培凱

世紀

世紀.文字江湖:修辭與文學修辭 / 文‧鄭培凱

【明報文章】古今中外都知道,修辭不僅是門學問,日常生活也少不了它。《左傳》曾引述孔子說:「《志》有之:『言以足志,文以足言。』不言,誰知其志?言之無文,行而不遠。」強調的是,假如言語文章沒有文采,就無法廣為流傳,因此修辭就很重要。關鍵是言語文章是為了表達志意的,而志意得以成功表達,靠的是文飾修辭的本領。《易經.乾卦.文言》,也記了孔子的話:「子曰:君子進德修業。忠信所以進德也;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修辭可以立其誠,因為言語文章是為了表現君子的品德,展現進德修業的成果,所以,言語文章都需要修辭的文飾技巧,以「立言」來呈現「立德」,屬於儒家道德論的核心價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