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陳子謙

飄流窗口

不是配樂 / 陳子謙

【明報文章】《悲情城市》在香港重映,我才想起它的原聲大碟是我買的第一張唱片。高考前太喜歡裏面的二胡曲了,不去補習,卻加入中樂團學二胡。至今我還沒看過這電影,彷彿S.E.N.S.音樂才是主角,跟梁朝偉或侯孝賢無關。還記得表哥上我家打《魂斗羅》,遊戲裏的肌肉戰士手執機關槍狂跳亂射,我卻關掉音效,改播《悲情城市》的音樂。表哥一直忍耐,終於爆炸:「好難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