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彭依仁/編輯.王翠麗

世紀

世紀.六合文藝:精煉與紛繁:談《鬼火與人形》 / 文.彭依仁/編輯.王翠麗

【明報文章】有時候,寫詩似乎是斧鑿斑斑的,而斧鑿斑斑,可能是為了把語言「雕琢」成平淡和簡單的模樣。沒錯,是模樣,為了紛繁的意涵,而設法打扮成簡單、無機心的模樣。有時候,詩人提筆的時候,心裏彷彿聽到一道指示:「寫一首立意簡單,但意境深遠的詩!」又或者:「用簡單的字詞,但湊合成複雜的詩意!」每一句的顯與隱,必須有一個度,像本能上懂得在平衡木上拿揑腳步的平穩。說了這麼一番話來形容陳子謙的詩,很可能是無端的恭維,但欣賞的同時,也許寫詩的人可以思考一些很容易忽略的問題。

上 / 下一篇新聞